现金炸金花

成渝高铁通车3年半 内江往返成渝大巴客流锐减9成

2019-06-21 09:49:14
    来源:
    分享到:

  高铁改变生活,不是一句空话。三年半之前,在成都工作的内江人陈超每月回家一趟都嫌麻烦。如今,他和妻子却几乎每周末都回家陪陪父母和儿子。因为,成渝高铁通车将两地两个多小时车程缩短至40分钟。

现金炸金花  出行方式因高铁而改变,作为成渝高铁最大的中间站,内江人的出行选择让高铁和高速公路客运呈现“冰火两重天”的局面:相比成渝高铁内江北站日均万人的旅客出行量,内江往返成渝两地大巴的客流较高铁通车前锐减9成以上,最少时一天仅发送二三十人。而同处成渝之间的资阳,成渝高铁通车后,资阳往返重庆的大巴曾大幅缩减班次并一年两度降价,但仍未能止亏,最终在一年前不得不停运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 摄影报道

  高铁拉近距离 他如今每周回家陪父母

  走进成渝高铁内江北站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,一拨又一拨旅客检票进站,乘坐高铁前往成渝甚至更远的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城市,或从外地乘坐高铁来到这里。这里,每天发往成都、重庆两个方向的高铁车次目前分别有29趟和25趟,从早上7时34分一直持续到晚上22时53分,其中部分列车还开往省内的德阳、绵阳、广元、眉山、乐山等地,及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贵阳、昆明、西安、南宁等大城市。

  今年32岁的陈超自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成都工作,因为父母年纪越来越大,加上有了儿子后,儿子交由父母照管并留在内江读书,家在内江的他和妻子经常回家陪陪父母和孩子。6月17日,星期一,陈超和妻子来到内江北站,准备乘坐当天的第一趟高铁返回成都上班。“40分钟就到,高铁太方便了,我和老婆几乎每个周末都回内江。一般都是周五晚上回来,周日晚上或周一早上返回成都。”

  “但以前没有高铁时,每个月回来一趟都很麻烦。”在成渝高铁未开通前,陈超和妻子往返成都和内江都是乘坐大巴,加上两头到车站的时间,单程3个多小时。再加上大巴收班时间更早,他们多选择周六早上回家,周日下午返回成都。“那时候,早上出发,到家都已经吃午饭了,坐车感觉很累。”

  高铁拉近城市之间的距离,如今的内江人大多选择高铁出行。“周末就到成都或重庆耍下,早上去,耍一天,晚上就回来了。”内江的不少有车一族往返成渝两地也不再自驾,而是选择高铁。“一两个人出去,坐高铁不仅更快,还更省钱。”

  据内江北站相关负责人介绍,作为成渝高铁区间客流量最大的中间站,内江北站自通车以来车次逐年增加,日均发送旅客量也从第一年的6000余人涨至如今的1万人左右。其中,大部分旅客都是前往成都和重庆两地的。“与之相对应,返回的客流量和出行量基本持平。”

  高铁冲击公路客运

  成渝线上各大站点客流大幅下降

  与内江北站熙熙攘攘的客流相比,如今的内江高速公路客运中心十分冷清。“我们平时拉的客人,基本都是去高铁站,去高客站的少得可怜。”内江城区的多名出租车师傅说,成渝高铁通车前,还有不少出租车停在高速公路客运中心外揽客。“现在,我们一般都不去那个方向。”

  平时走进内江高速公路客运中心售票大厅,购票的人寥寥无几,几乎不用排队。候车大厅内,等候乘车的人也不多。“原来完全不是这样。”在客运中心内的安检员、检票员的记忆中,成渝高铁通车前,这里人来人往,排队购票和检票上车是常事。“现在基本只有过年过节,有些人买不到高铁票,才到这儿来坐大巴了。”

  “原来79辆车滚动发车,平时基本上都是10分钟发一趟车,有时10分钟甚至发两三趟车,而且都是坐满了的。”负责内江至成都线路大巴调度的余文化感叹道,如今这条线路只剩下12辆车运营,但平均每天只能发出8趟车,平均1小时20分钟才发出一趟车。相比原来的日均发送约2000人,如今除了节假日,平时每天经常只能发出三四十人,多则七八十人,很少超过100人。他还记得,今年5月底的一天,发出7趟车,只运送了17名乘客。“大巴车一趟车单边至少11个人才保本,但经常是一个车拉几个人,平时都是亏起本干。线路又必须要保,因为节假日有些人买不到高铁票要来坐大巴,不跑又不行。”

  除了成都线路,重庆线路的影响更大。“重庆过来拉了6个人,到重庆拉了8个人,都是亏啊。”挂靠经营内江往返重庆线路的李知伟介绍,此前有公司或挂靠公司经营的大巴因为亏本纷纷退出,内江往返重庆的大巴已从原来的40多辆锐减至2辆,发车也从滚动发车改为上午和下午各一趟。

  面对高铁的冲击,他们显得束手无策。早在成渝高铁通车1个多月后,因客流降幅达70%左右,内江前往成渝两地的大巴都选择降价,从此前的每人58元和64元分别降至50元和55元,试图吸引部分客流。“但降价基本没用,客流仍然越来越少。”两条线路的运营者说,后来他们只能将票价恢复。目前,内江至成都、重庆的大巴票价分别为每人60元和64元。

  内江高速公路客运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,受成渝高铁影响,该车站目前的客流量较成渝高铁通车前下降75%左右,且还在持续下滑。其中,内江至成都、重庆两条线路的大巴影响最大,不仅运营的车辆锐减,客流量也锐减90%以上。此外,内江前往成渝线上的资阳、简阳、永川客流量也大幅下降,往返永川的客车在成渝高铁通车后不久便停运了。

现金炸金花  一年两次降价未能止亏

  资阳往返重庆大巴停运已一年

  除了内江,成渝高铁对沿线资阳及内江所辖所管的资中、隆昌等地的公路客运冲击同样很大,各地往返成渝两地的大巴客流量都大幅下滑。张洪斌此前经营资阳往返重庆的大巴多年,也一度负责该线路的调度。但去年7月过后,他选择了退出,和朋友做起了其他生意。

  2015年12月26日,成渝高铁通车。第二天,资阳汽车客运中心发往重庆的大巴班次便由7趟缩减为2趟,票价由每人98元降至88元。“降价是为了和高铁‘抢客’,但除了那年春运,降价并未扭转局势。”2016年4月,张洪斌和合伙人商量后,再次下调票价,降至每人78元。两次降价后,大巴比高铁至少便宜30多元,然而并无任何效果。在他看来,这是因为大巴在时间上输了2个多小时。“第一年下来,总体亏本。”

  渝蓉高速开通后,张洪斌曾期待调整线路“翻身”,抢回一些客流。然而,原以为改道渝蓉高速车程会缩短近1个小时他在实地测算后发现,车程并未缩短,因为对他所经营的这条线路来说,高速公路的里程虽然缩短不少,路况也更好,但进出城的时间反而增加了。“最后一算,时间上基本差不多,所以也就没有改道了。”

  “之后一年多,坐大巴的人越来越少,经常一趟车只装一两个人,也就越亏越多。”直到去年7月,坚持不下去的他便选择了退出。“一个月亏七八千,实在是做不下去了,只有停了。”

  如今,资阳城区已有近1年无大巴往返重庆。

  大巴客流颓势无法扭转

  运管部门:市场行为无法改变

现金炸金花  成渝高铁对公路客运的冲击,运管部门也关注到了,此前也想过一些办法。“比如说资阳到重庆的大巴,之前想过改道渝蓉高速、把大车换小等办法,但经营者都说亏本,经营不下去。”资阳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成渝高铁通车对公路客运的冲击很大,除了资阳至重庆的大巴停运外,资阳至成都的大巴客流在成渝高铁通车第一年大幅下降的基础上,又下降了两三成。但这都是市场行为,经营业主认为投资有风险,经营不走,也没有办法。

  “资阳到重庆的大巴停了后,线路牌也没有了。”该负责人说,针对节假日有人买不到高铁票而选择大巴出行的情况,客运企业也只能通过安排加班车的方式运送乘客,保障市民出行需求。“但没有线路牌的,就没有办法了。”

现金炸金花  内江市运管处客货运输科负责人也表示,内江发往成渝两地的大巴客流量大幅下降,这是市场行为,主管部门也无法改变,也无法扭转这种颓势。“发展客运的初衷是满足老百姓的出行需求。”该负责人说,市民选择高铁出行更加便捷,在节假日有需求的情况下,运管部门只能安排客运企业通过增加加班车的方式,满足市民出行需求。

责任编辑:刘潇堰
关键词阅读:成渝高铁;大巴;客流

推荐新闻

新闻排行

中共四川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

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,于2019年6月6日在成都举行。[详细]